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NEWS

更多+推荐文章

【VMware Explore】五人小团队,怎成一间科技公司的 AI 大脑?by VMware AI Labs 负责人 Chris Wolf【马力欧陪你喝一杯】2023 TCCF  PITCHING—让一个好故事跃上萤幕的远征队,集合!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23-10-23 点击量:160
没有科技公司会错过这次生成式 AI 热潮,不过对 VMware 这种云端运算跟虚拟机的纯软体服务商,他们钻研 AI 已行之有年,旗下的 AI 研究室直接主导 VMware 的 AI 研发、策略合作伙伴与长期技术投资,也可说位于生成式 AI 浪潮海景第一排的单位。这次我们採访到 VMware 主导 AI 研究室的副总 Chris Wolf,来谈谈他们是怎么发展自家的 AI 战略。 本文为数场採访、对谈整理而来。 VMware 为什么要成立 AI 研究室?VMware AI 研究室到目前为止最重要的成果就是开发出 Private AI 这个计画。这个研究室在思考问题时会先回到几个基本问题:VMware 的核心业务是什么?能为客户带来什么价值?VMware 是一间很重要的多云基础设施服务者,所以也很自然的想把 AI 融入这些基础设施里,所以 AI 研究室负责制定公司整体的 AI 策略,然后在公司的不同业务线之间互相串联、合作。一开始推动 Private AI 这个计画的团队只有 5 个人。从实质的工作来看,我们主要做三件事:第一件事是先端性开发,思考怎么把两年内的新技术马上导入市场。第二件事是中期的孵化工作,以两到四年期来规划一些更新颖但还在发展中的技术怎么实用化,其中一个例子就是 VMware 对机敏计算的研究,我们认为机敏资料库对于一些特定 AI 非常重要。然后第三个更长期的事就是与学术界保持合作,来研究这些还不算很成熟的 AI 如何更好用、更透明,以及如何更环保节能。ChatGPT 写出来的程式码品质参差不齐,怎么避免这种问题?这就是会跟 Hugging Face 合作,在 VMware 上推出 SafeCoder 的原因。几个月前我们就开始在自己的资料中心部署了他们的 SafeCoder 模型,这个模型完全针对软体开发有 150 亿组参数,可以支援 80 多种语言。另一个点是这个模型的调準基準不是基于整个非盈利的开源程式码,而是由我们公司最优秀的软体工程师亲自检视的,整个调整作业只花了大约四个小时,最后内测结果非常好,工程师对 AI 写出来的程式码接受率高达 93%,确实能帮助他们提高生产力。 协助客户使用 AI 的 VMware AI 研究室,自己是怎么善用 AI 进行开发工作的?我举一些例子,例如我们自己使用 AI 来搜寻有关 VMware 产品的资讯,这个例子很常见,我们用内部的资料库、产品档案为自己训练出一个大型语言模型,让我们可以非常快速获得怎么在 VMware 平台新增功能、或排除故障的答案。Photo Credit:INSIDE/Chris摄影除了重新整理资料库、修正模型之外,这次 VMware 发布的 AI 还有什么新功能吗?应该这么说,首先这些 AI 功能确实可以节省了大量时间、金钱,提升客户的工作效率。另一个很实用的领域是我们今天发布的 NSX Intelligent Assist。本质上这就是一种 AI 技术,可以仔细检查您的资安事件,可以自动找出一些传统上需要分析师手动分析的事件,根据实测,可以把资安事件数量减少约 90%。生成式 AI 现在可以即时观察资安威胁,并且建构新的资安策略。毕竟现在也的确有很多资安威胁背后用了 AI 技术。另外在製造业、能源跟医疗业上 AI 也有很多进展,特别在医疗上,最近在放射影像层面特别受人瞩目,最近有研究指出,有用 AI 补助的放射科医生,在检测乳腺癌的準确性要高出 20% 到 30% 左右。那怎么确保 AI 本身的可靠性?这就要谈模型的品质和测试评估,其中如何建立正确的评估参数就很重要,这部分我们正在向学术界寻找研究成果来确保评估和流程是否正确。 另外开源领域也非常重要。最近 Lama 2 的成果有目共睹,但另一个来自波士顿大学的模型 Platilus 2 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这是因为这个模型不仅开源,用于训练模型的数据也是开源的,这会提高透明度、可解释性,让大家更信任这个 AI。Hugging Face 今天也刚刚发布了一个新模型,一样资料库也是开源的,不过我也得强调,并不是说在闭源领域就没这种提高可解释性的趋势。核稿编辑:Jocelyn快加入 INSIDE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给你最新、最 IN 的科技新闻!延伸阅读:【VMware Explore】VMware 推出 NSX+ 加强资安防护,Tanzu 也多了 AI 加持更聪明【VMware Explore】VMware 宣布携手 NVIDIA,要让多云架构充满生成式 AI一文看懂 AIGC 工作流 4 阶段:分析、定义、创意、执行一部影视作品出现在萤幕上之前,经历了漫长的筹备、拍摄、后製⋯⋯等过程,但是你知道要启动这些环节,那个让宇宙诞生的瞬间的大爆炸是什么吗?答案是「影视开发」。影视开发是指影视作品拍摄前期的準备工作,主要包括选择题目,这可能是编剧、导演的创意,或是根据市面上的小说或漫画进行IP改编而来。选定题目后,再与编剧合作将题材文本化,进而形成完整剧本以进行拍摄。无论原创或改编,开发是一切影视作品的起点。原创内容行之有年,而IP(Intellectual Property)改编在当今影视製作领域中,变得越来越常见而且重要。在某种程度上,IP改编具有商业保障、角色与情节基础、品牌延伸等优势。但是,虽然IP改编有许多好处,与此同时也存在着创作上的限制和挑战。仅仅是如何在忠实于原作,与符合新媒介的使用者体验之间的拿捏,那微妙的平衡常常让创作者伤透脑筋。今年的TCCF Pitching提案大会,为优秀影视企划而诞生。活动分为「Project to Screen」及「Story to Screen」两大单元——Project to Screen对全球开放提案,无论是长片、影集、动画、纪录片⋯⋯,只要是具有国际市场潜力与发展性的优秀企划都可以报名。而今年首次举办的Story to Screen「故事专场」,邀请国内已发行的故事作品参与提案,共有 10 部作品入选,包括4件漫画、6件出版作品,创意能量惊人。担任这次「故事专场」评审的有戏娱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庄启祥以及牵猴子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创办人王师,对于台湾的影视製作在开发阶段有什么样的观察,在担任评审的过程中又有哪些想法?一起来看看吧。收听管道如下:Apple Podcast |https://apple.co/3FlLsVsSpotify |https://spoti.fi/46TS49AKKBOX|https://bit.ly/46MAGTUGoogle Podcast | https://bit.ly/46TSblwOmny | https://bit.ly/405khbe用我们自己的声音,为世界说好一个故事在进一步了解TCCF Pitching提案大会努力的目标之前,王师先说明了台湾目前的影视开发是怎么一回事:「以台湾电影为例,更常见的是围绕创作者而生,可能有一个要讨论的议题,或者想要讲述他们的故事,或对某些现象的观察,然后创作文本,通过筹集资金和人才来製作作品。由于电影是一项巨大的投资,从策划到筹资,到製作,再到发行,整个过程可能长达三到十年,或者更长。」这样漫长的时程,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管理机制,对创作者来说非常伤神伤财。而且不管是创作者或投资方,都面对着一个更现实残酷的问题:当作品走过漫长的製作旅程之后,他们的市场/观众在哪里?拥有非常丰富影视开发经验的庄启祥Shawn,根据他二十多年来对国片的观察提出想法:「对于国片的选择题材,观众可能会使用最高标準,比如对于动作片或科幻片,观众可能会预先有评判,觉得动作技术、特效动画都无法与好莱坞相比。所以国片在选题时会遇到很大的阻碍,这也是为什么有人戏称国片只能拍『8+9』、鬼片或爱情片的原因。」话说回来,台湾观众对题材、内容的开放程度和包容性,也是我们的市场特色。台湾观众向来很愿意透过各种影展或院线,欣赏到世界各地的各种作品,从好莱坞的动作、英雄大片,到独立製作,以艺术表现为主体作品等等。但问题就在于,观众的时间和金钱有限,他在付出两小时和一张电影票时,需要作出选择。创作者在这样一个开放的市场中,就需要与全球的最佳作品竞争。王师说:「假设当硬体设备可以支持我们拍出任何内容,那我们思考的,应该是如何将这些内容与我们的文化脉络相结合,而非单纯模仿。」并举例道:「如果台湾要拍科幻片,我们有科幻小说基础吗?我们的科幻想像是什么?我们可能不会拍像《ID4》那样的外星人入侵片,因为外星人不太可能选择攻击台北。我认为在转换这些类型时,我们必须找到本土的基因和脉络,这样才能在有意义的叙事上发展,而非单纯模仿。」在台湾影视工业升级的过程中,「定义自己的文化」是一个重要的基础工作,PITCHING提案大会的设计,也为了这个面向而存在。让创作者利用这个机会整理思绪,强调团队和文本故事内容的特色,什么地方才是吸引人们的注意的特点,增加开发可能性。在这个时代,创作者除了创作,还需要学习和经验,因为当全世界的作品都在我们眼前,创作者如何能够更有效率的与市场对话,变得非常重要。故事力x 执行力,缺一不可今年在PITCHING提案大会的亮点之一「故事专场」,邀请国内已发行的故事作品,参与公开提案,如出版、漫画、游戏、表艺等等具市场和影视化潜力的故事内容,希望这些作品有机会被更多买家看见,也期待促成更多改编开发机会,让作品发挥更大的产值。王师和Shawn在「故事专场」中担任评审,选出了10部优秀的作品。对两位评审来说,从软硬体设备是否可以支持创作内容被执行,到内容题材是否具有市场性,都是影响整个製作是否可以健全发展的要素。换句话说,「让优秀的题材能够在合理的时间内被良好的执行」成为两位评审的评选準则。回应之前所谈到的「自己的文化」,两位评审都特别提出一些例子,来说明为什么这样的题材/内容可能机会更大。Shawn提到:「这次有一个短篇网路故事是关于职场的,讲述了一个年轻人在职场的经历和感受,很能让人对自己的处境感同身受,带入感很强,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趣和值得推荐的故事。」的确,放大生活中的细节,呈现出属于自己、属于当地的独特文化,永远都是最迷人的。因为那样的故事,帮助了观众去重新经验、反省自己的状态,往往能造成很大的迴响跟讨论。而王师则看到了一部漫画的可能性:「这部漫画主要在讲述白色恐怖的受害者故事,我看到的是,以漫画作为媒介,将那些通常被视为沉重的历史和命运问题,轻轻举起,重重放下。那个力道是很惊人的。」近年来,有许多创作者透过不同的方式,以漫画、动画、舞台剧,甚至儿童剧等媒介,努力和大众沟通,重新建构我们这一代人对台湾和历史的理解。这种努力可能会在未来5到10年,甚至20年内持续发展,成为一个重要的方向。「关键还是在于如何以吸引人的方式讲述故事,让这样的价值获得普世的共鸣。」王师说。我有好故事,你能换个方式说吗?谈到IP改编,两位评审不约而同的表示,这个过程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使用现有的IP改编有几个优点。首先,有了基础故事,创作的速度加快,前期沟通更为方便、更容易聚焦,甚至可以说是已经完成了某部分的前期市场测试,从现在市场和读者反馈中,改编者可以更好地了解故事的优点和不足之处。不过,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已经有粉丝群的作品,就要扛起原着粉丝对改编作品有很高期望的压力,有些粉丝更可能觉得这部作品不应该被改编。尤其漫画这种已经视觉化的作品,改编者可能要面对的,是更为严格的检视和要求。另外,原作者对改编的态度也不太一样,有些作者态度开放,可能只要有足够的报酬就愿意授权,而有些作者可能想保护自己作品的原貌,不愿意看到它被改编得面目全非。在每个人心中对原着都有一个想像的状态下,改编者需要既要尊重原着,又要发挥自己的想像力、充分利用新媒介的优势,挑战的难度只有不断叠加,好像无止无尽。王师说:「从现有IP进行改编有其优点,比如已有的名气和商业价值。此外,一个长期存在的IP,意味着它的世界观和人物刻画都已经相当成熟,要根据新媒介的体裁,重新建构出一个庞大世界观和多元人物,过程可能会加倍的痛苦,但对于需要量产作品的影视产业来说,这是必要的。」王师更以现象级游戏《返校》为例,解释了原作和改编之间如何相辅相成。在改编过程中,原创者赤烛给予改编团队很大的自由空间,更提供了许多原始游戏开发时的资料,包括美术、场景设定等等,这些对导演和编剧都非常实用。虽然游戏和电影的叙事方式有所不同,必须捨去一些游戏元素,但电影有自己可以发挥的优点。要发挥这些优点,就必须建立在原作和改编之间的信任度,于是,沟通和尊重非常重要,不仅要了解彼此的工作、看待作品的方式、创作的过程,越是能够好好的建立这些默契,就越是就能做出接近理想的改编。亚洲最佳原创内容,在台湾「PITCHING提案大会不只为产业发展带来正面机会,而且本身也经历了一场升级,不管是提案作品的形式或是内容,今年容纳进来的範围都变得更大了,显示了文策院的企图心和规划力。」Shawn说。文策院的鼓励,让更多创作者可以从不同角度,思考提案的类型和来源,再加上文策院所提供的提案发表空间、奖金,以及配套的培训过程、提案技巧工作坊等等,对创作者在事前準备和心理建设方面,都非常有帮助。「我当然期待每一年,都有更多的作品和提案呈现,即便某些方面可能不完善,也可以进行微调。培养一个文化跟创作一样,不断的、一点一点的往前,我们永远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王师总结道。文策院致力于创造一个多元和包容的平台,让不同类型的作品和创意都能够得到展示和发展的机会。从长片、纪录片到动画片,甚至包括IP改编,以市场需求和国际潮流作为标準,海纳各种可能性,反映出文策院对于推动文创产业多元发展的坚定承诺和企图心。展望未来,文策院期许PITCHING提案大会能持续成为一个促进产业发展和交流的重要平台。这不仅仅是一个年度活动,而是一个长期、持续的计划,不断进化和完善,更好地提升创作者和产业动能,让国际合作伙伴看见台湾丰沛的创作能量,成为寻找亚洲原创内容的最佳选择。2023TCCF创意内容大会2023 年 11 月 7 日至 12 日松菸文创园区X台北文创大楼更多资讯参考活动官网:https://www.tccf.tw/

相关文章